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养老资讯>养老 > 养老资讯>正文

信安国际总裁:中国养老金投资股市,应强调全球市场以分散风险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3-28 浏览次数:407
 5月1日起,除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将从20%降到16%,以切实减轻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之外,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消息是,我国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试点有望全面铺开。
自2018年5月1日起,我国在上海市、福建省(含厦门市)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,试点期限暂定一年。截至目前,已有40只养老目标基金获批。
3月26日,美国信安国际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韦达志(Luis Valdes)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中国正在很快从单一支柱向多支柱转变,养老金改革的速度令人赞赏。降低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费率,能够为第二支柱、第三支柱的发展提供更大空间。
“我们期待中国的个人养老金政策5月全面铺开,同时能够向保险公司以外的行业开放。”韦达志说。
而对于养老金进入股市,韦达志认为,需要多元化投资以分散风险。在他看来,如果30%的养老金投资股市,但只进入中国市场,就不如用15%的比例投资全球股市,更能分散风险。
信安国际总裁:中国养老金投资股市,应强调全球市场以分散风险
信安国际总裁:中国养老金投资股市,应强调全球市场以分散风险
作为世界五百强,信安金融集团是美国最大的养老金管理机构之一,也是美国401(k)计划管理者之一,目前全球管理资产总额超过8000亿美元。其所有的养老金业务由信安国际负责。
目前,信安智利与合作伙伴Cuprum合起来,是智利自愿性养老金最大的管理者,信安与巴西银行的合资企业Brasilprev是巴西最大的养老金管理者,信安Afore则是墨西哥第五大养老金管理者。
在中国,信安与建设银行于2005年成立的建信基金管理公司,这是国内首批由商业银行发起设立的基金管理公司。2015年11月,建设银行成立了国内首家银行系养老金公司——建信养老金管理公司。根据战略合作协议,信安在养老金投资、中后台管理等方面为其提供支持。
第2页 /(共4页)
韦达志说,希望建信基金能够参与第三支柱养老金的管理工作,也希望能够参与中国的社保基金、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工作。
新兴市场的解决方案不同于发达国家
第一财经:比较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,大家在养老金体系的构建和需求上有什么不同?
韦达志:信安与10个新兴市场有合作,覆盖全球一半的人口。新兴市场需要的养老金问题解决方案,不同于发达国家。
我们来看欧洲,老龄化程度比新兴市场更严重一些,养老金体系以第一支柱为主,采取现收现付的模式。这一模式要持续下去,要么人口结构得持续保持年轻化,要么就要提高年轻人的缴费比例。
但欧洲的情况是养老金福利发放得多,缴费比例低,这种不平衡形成了危机。而且政府没有充分让私营机构参与养老金市场,所以出现很多不平衡。
新兴市场很多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因此从现收现付(的模式),转为个人拥有独立缴费账户,并引入私营企业进行养老金管理。
中国正在逐渐建立一个多层次的养老金体系,包括推进第一支柱的全国统筹,引进企业年金、职业年金,以及已经试点马上要扩大范围的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。
我们在中国有长期发展的决心,不是赚点快钱就撤的,而且热衷于合资,是一个积极的战略合作伙伴的姿态。
养老金应投资全球股市
第一财经:信安国际管理多国养老金,从实践看,各国的风险政策是如何设定的?投资策略是什么?
韦达志:对于不同资金来源的养老金,比如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金和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,风险策略是不同的。
第3页 /(共4页)
对于政府来讲,养老金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,所以都想把风险资产比例降到比较低的比重,以保证本金安全和养老金体系的安全,安全的代价就是回报低一些。所以负担就在社保体系参与人身上,要么多缴费要么少拿养老金。
对于个人养老金,风险策略取决于参保人所处的生命周期,年龄大的就必须稳妥,这实际上是养老金投资非常重要的概念。
除了生命周期,正确的风险政策和投资策略还应该更注重投资的多元化,不只是资产类别的多元化,还有区域的多元化。也就是说,要同时允许投资国内资产和海外不同市场,多元化也是降低风险的。
第一财经:美国公共养老保险基金不能投资股票和股票型基金,但401(K)计划投资股票型基金的比例达50%左右。目前中国基本养老金可以投资股市的上限为30%。基于信安的风险政策,股市投资比例限定在多少是合适的?个人养老金的股市投资比例是不是可以更高?
韦达志:我们有时候会说,你的年龄就是你的养老金投资中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比例,比如你70岁,固定收益类资产占比就是70%。
第一支柱资金的安全性非常重要,要达到这个目标,除了限定股票市场的投资比例,最重要的就是多元化投资。如果30%的养老金可以投资股票,但是全部放在中国股市,就不如用15%的比例投资全球股票,会更能分散风险。
目前,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养老金分散风险的空间非常小。
要提醒的是,很多人认为放弃股票只投固定收益类资产就没有风险,这是错误的,固定收益类资产中蕴藏的风险也很多,并不是总能够保本的。
第4页 /(共4页)
在投资的多元化方面,智利是一个比较好的案例。智利第一支柱的养老金中,2/3的资产规模来自于投资收益。随着风险偏好的不同,股市的投资比例从4%~80%不等,平均下来股市投资于固定收益类投资比例大约是50:50,投资于智利国内和海外的资产规模比例也是50:50。
个人养老金税收优惠不应过于“害羞”
第一财经: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是缴费资源型,要让更多的人自愿加入这一体系,税收制度应如何设计?
韦达志:养老金的税前缴费非常复杂,如果缴费是由企业直接从工资中税前扣除,税收优惠政策对员工参与个人养老金的激励作用就非常大,美国智利都是如此,但是墨西哥没有强调这一点,让员工自己税前缴费,效果就不好。
此外,税前扣除标准低的话,也没什么促进作用。美国401K税前抵扣15000美元/年,智利的第三支柱是30000美元/年,巴西最高12%的收入可以抵扣。
第三支柱不应该在税收政策方面太过于害羞,税率低、手续太复杂,都没有太大的效果。
第一财经:对于个人来说,如果要保持较好的替代率,来自基本养老金和个人养老金的收益比例应该是怎样的?
韦达志:建设多层次的养老金体系,目标就是希望参保人退休时能达到一个好的替代率, 70%~80%。如果第一支柱只能提供40%的替代率,就意味着你需要通过第二支柱、第三支柱,实现另外的40%。
粗略地讲,如果一个人工作35年,要达到40%的替代率,每个月用于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缴费,应该是他实际收入的10%~15%。要注意的是,必须是实际工资,而不是社平工资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