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养老资讯>养老院>正文

入住养老机构政策兜底保障,困境老人有了养老的地儿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8-25 浏览次数:357
  
 
“姐姐,姐姐!”
 
  “奶奶,您醒啦?给您拿件褂子披上吧。”
 
  看到床上的老人挥舞起胳膊,胡乱喊着“姐姐”,正在房间忙碌的护理员赶紧迎上前去,扶她慢慢坐起,手脚麻利地将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。
 
  花儿奶奶,身体重度失能,心智也退化如同三岁幼儿。多年来,老人在大栅栏养老照料中心得到了妥善对待,得以静享晚年时光。
 
  近日,市民政局发布《北京市困境家庭服务对象入住养老机构补助实施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拓宽了服务对象覆盖面,补助金额也有所上调。有专家将之视作针对本市特殊老年人设置的兜底政策,如有需求,可保障其顺利入住养老机构。
 
  事实上,在不少参与养老工作的第三方服务机构看来,围绕特殊老人群体的帮扶举措近年可谓推陈出新,不断织密多种层次、温情满满的民生防护网。
 
   机构养老
 
  多方补贴筹费用 老人入住无忧虑
 
  上午九时许,位于大兴高米店的阳光里·长者照护之家,住在二层护理区的老人们已吃完早餐。有的推着轮椅来到活动大厅,一张张摆起麻将牌;有的坐在电视前,用遥控器认真挑选喜欢的节目;有的留在房间内,缓慢整理着床单、衣物;更多老人则坐或躺在床上,等待护理员进行日常照护。
 
  作为2019年刚刚开办的新项目,由阳光保险集团投资运营的阳光里·长者照护之家共108张床位,已有9位老人登记入住。护理主管张雪婷告诉记者,其实还有不少老人已经表达了意向,但因为开办没多久就遇到疫情,只能先联系登记,疫情解除开后再办入住。
 
  此外,这里还有25位老人,来自集团与政府合作、运营的另一家养老机构——大栅栏养老照料中心。张雪婷表示,因中心目前正在装修,所以老人们都暂时住在大兴高米店的新项目里。“加在一块儿是住了34位老人,基本或者完全不能自理的有21人,占近三分之二。”
 
  花儿奶奶就是不能自理老人,75岁的她不但重度失能、失智,眼睛还看不见,老伴及女儿均已去世。2015年,拥有30张床位的大栅栏养老照料中心刚一成立,她便被送入居住,一晃已由机构照护五年有余。
 
  张雪婷介绍,花儿奶奶每月床位费、管理费、护理费、餐饮费相加,总计5550元,全部由街道出面,支付给养老机构。“虽然不是很清楚市区、街道内部具体再怎么分担,但我们觉得都是贡献了力量的,因为仅靠市里补助是不够的。”她感慨,对孤身一人的花儿奶奶,她所在街道十分上心。就在前几天,还有街道工作人员来看望她,叮嘱护理员好好照顾。“说奶奶想要什么,想吃什么就买给她,费用由他们承担,大家听到都觉得很暖心。”
 
  对于近日发布的《意见稿》,张雪婷表示自己也有关注。在她看来,北京对困境老人出台的扶持政策都很有力度。“补助上涨幅度还是比较大的,这样家庭负担会更小些。像我们这里就有收费低到两三千元的床位,以地点和条件来说,算是很优越的了。如果符合条件的老人能够承受,愿意住进来,可以得到全天候更好的照料。”
 
   床位老人
 
  保质量完成工作 钱才能付给公司
 
  相较四年前出台的相关补助实施办法,此次《意见稿》中,对入住养老机构可享受补贴的人群覆盖面,以及补助金额均有显著提升。但养老机构床位毕竟有限,或者老人不到“万不得已”,就是不愿意去住养老院。有没有一种折中办法,既无需老人脱离熟悉环境,又能解决一部分问题?
 
  在位于车公庄附近的南小街社区养老服务驿站,北京怡养科技有限公司片区负责人袁俊秀正对其所服务的“床位老人”们进行着详细的资料梳理工作。受疫情影响,此前暂停的上门照护服务,预计近期将尽快启动。
 
  袁俊秀告诉记者,“床位老人”即在西城区开展的家庭养老床位工作中,被选中的老人。“去年家庭养老床位先拿月坛街道做了试点,今年是第一年在全区范围内正式铺开,有1000个名额,按比例和实际情况分布在各个街道、社区。”
 
  作为第三方服务单位,袁俊秀所在片区负责百顺社区、铁树社区各7位老人,以及椿树街道、牛街的26位老人,总计40人。
 
  为使家庭养老床位最精准服务到所需人群,从“床位老人”确定开始,街道、社区就经过了权衡考虑。“第一年名额毕竟有限,都是紧着各自辖区里重度失能、重残的老人,同等条件下优先更高龄的。”袁俊秀介绍,每位“床位老人”均可得到一份价值3000元的贴心礼包,包含呼叫器、尿湿感应垫、红外线灯等多种实用设备。
 
  此外,老人们还能享受到每月价值600元的照护服务。“我们跟政府签订了合约,有非常严格考核标准。”袁俊秀举例,如需要给每位“床位老人”做出详细照护计划,根据病情和老人、家属意愿,每月上门探视至少一次,有紧急状况找到服务方,也要马上赶去支援。“这些项目都做好记录,保质保量完成,这位老人这个月的600元才会打给公司。”
 
  同时,和幼儿园收费类似,合约中还将“服务对象本月必须在相应床位地址居住不少于15天”作为支付费用的前提。袁俊秀解释,有的老人可能这个月住院了,或者被接去子女家,政府不可能白白将钱付给服务机构。“有社区上门、微信群、监管单位等多重手段来确保补助落到实处。从对我们的约束,其实也能体现出政府对困难老人是很有责任心的。”
 
   能力评估
 
  补贴范围惠及广 雪中送炭诚意满
 
  事实上,就在此次《意见稿》发布的10个月前,市民政局还出台了另一项惠及群体更加广泛的助老政策。它面向全市范围内所有60周岁以上老年人,不需要以入住养老机构为前提,也不是某些区内先行推出的福利,对老人自身收入如何、是否享受高龄补助等其他优待均没有要求。
 
  “特别实在!”这是北京先河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王世宏,对去年10月实施的《北京市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津贴管理实施办法》中,一项“老年人重度失能补贴”的最大感受。《办法》规定,经综合评估为重度失能的老年人将可申领护理补贴,每人每月600元。
 
  作为具有评估资质的第三方机构,截至目前,先河社工已为1000多名提出申请的老年人完成了评估工作,帮助他们顺利获得这项每月600元的补贴。
 
  王世宏告诉记者,失能补贴按月发放到养老助残卡内,既可以从养老供应商处购买理发、助浴、修脚、家政等服务,也可以购买酒精,尿不湿等失能人员必需物品。由于疫情期间上门服务中断,还被暂时许可购买米面油等民生用品,非常人性化。
 
 
  更加诚意满满的是,失能补贴面向老人范围很广。“不管什么身份,只要老人失能就可以申请。哪怕他的退休金很高,或者已经享有高龄补助也不冲突,可以叠加。”王世宏表示,工作中评估人员接触到的80、90岁以上老人非常多。虽然每月600元听上去金额不是很高,但对困境老人,尤其处在远郊区县的困境老人,有着雪中送炭的帮扶效果。
 
  疫情期间,评估工作暂时停止,约一个月前恢复启动。仅采访当日上午,记者看到王世宏手机里就收到5条从平台上转来,申请为家中老人做能力评估的提示。“最近我们每天都要收好多条,相当一部分工作重点就放在评估上,充分说明群众对这项政策响应意愿强烈。”
 
  据市民政局数据,《办法》实施后,预计有75万多名经济困难老年人、失能老年人、高龄老年人直接受益,全市每年发放养老服务补贴津贴约20亿元左右。“从我们机构角度看,北京的老人确实很幸福!”王世宏感慨,围绕困境老人的养老,一系列政策已编织成为一个体系。“既有门槛低、尽力为更多人解决部分困难的,也有筛选严格、同时扶持力度大的,包含多种情况和层次。”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